名畫家刻紫砂壺叢書, 明瓚卷

點閱:1

其他題名:名画家刻紫砂壶丛书

作者:明瓚著

出版年:2011[民100]

出版社:江西美術出版 新華書店發行經銷

出版地:南昌市

格式:PDF,JPG

ISBN:978-7-5480-0648-0 ; 7-5480-0648-9

附註:簡體字本


內容簡介
 
無話找話
文/韓 羽
國印邀約了幾位青年畫友,我老漢也充數其間,一路同行,經南京、宜興至景德鎮。遊山觀水、吃喝玩樂、畫壺畫瓷。雅中有俗、俗中有雅,亦大快事。
事隔年餘,不想國印竟將那壺那瓷編印成冊,要我寫幾句話。茫然不知從何說起,無話找話,只好“貓抓琵琶——亂彈琴”了。
喝酒的上了癮,人們說是“酒鬼”。喝茶的上了癮,從沒聽有人說是“茶鬼”。何以故?八成是酒能亂性,茶則養性。所以趙州和尚說“喫茶去”不說“吃酒去”。
論喫茶,我與《紅樓夢》裡的劉老老差不多,也當是妙玉的嘲笑對象。差可自慰的是,大文豪蘇軾喫茶也未必高明於吃肉。盡人皆知“東坡肘子”“東坡肉”。至於茶,他嘗言:“近時世人好蓄茶與墨,閒暇輒出二物較勝負。雲:茶以白為尚,墨以黑為勝。予既不能校,則以茶較墨,以墨較茶,未嘗不勝也。 ”
提起宜興茶壺,真得要感謝宜興的製壺工藝師。區區一抔泥團,竟點砂成金。各顯其能,各出其新,異彩紛呈,美不勝收。人們圍爐閒坐,不只品茗,更兼把玩、賞藝。
就我個人而言,獨偏愛小型的圓扁壺。那圓潤的壺身,總使我想到糖餡炸糕。每當往圓扁壺上寫字時,心頭就泛出絲絲甜意,我幾乎要往一把壺上寫“想咬一口”了。書畫家程風子在一文中提到一把茗壺,上刻“西施玉乳”四字,令人拍案驚其想像力之奇。可又真巧,這兩壺恰恰應了告子那句話:食色,性也。
茶文化,酒文化,中國人把什麼都能弄成文化。就說這紫砂壺,不就是盛茶的器物,一旦往上面寫點什麼,比如“和敬清寂”之類,立時就使形而下的“器”進乎形而上的“道”了。這麼說有點煞風景。
如果再和古代名人套套近乎,就會見於經傳了。不信試試看,我且謅上兩句:“費長房入壺證仙,陸鴻漸嗜茶成神。 ”上句出自《後漢書》,費長房見一賣藥老翁,每於市罷輒跳入壺中。意即壺雖小,亦自有壺中天地,與佛家的“芥子納須彌”之說近似,謂至小中可以容納至大。下句出自《新唐書》,至靜無求,心無旁騖,輪扁七十而老於斫輪,庖丁以技而進於道。陸羽嗜茶,察物之性,窮茶之功而著《茶經》,賣茶人祀為茶神。似此引經據典,這茶這壺不更文化乎?

  • 无话找话 文/韩羽(p.v)
  • 梅花、茶、紫砂 文/明瓒(p.11)